>
快捷搜索:

终端市场开放:从紧缺单一到丰富多元

- 编辑:mg4355线路检测 -

终端市场开放:从紧缺单一到丰富多元

  入冬第一天,陕西安康市旬阳县蜀河镇污水处理厂王厂长高兴坏了。山路塌陷挡了厂子进出的路,5公里外的一家中国石油加油站联系推土机铲出了一条小道将油送到了厂里,停了两天的污水处理机终于运转起来了。“这世道线多年前,同样是污水处理机缺油,他先后进城找了县长三次,拿到县长批复才要到油。

  发生在王厂长身上的故事让人感慨,它映射出30多年来我国成品油从紧缺到供应充足、从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的变化,也反映出我国经济社会的巨大变迁。

  那时,我国改革开放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推进逐渐进入快车道,社会生产力得到了空前释放。资料显示:上世纪70年代末,全国原油年产量突破1亿吨,原油加工能力增长5倍多,加上当时国内石油消费量较少,每年除满足国内供应商外还有部分用于出口,每年成品油创汇达67亿美元。1985年,成品油创汇额度最高占全国出口创汇总额的26.9%。

  1988年,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要求将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现代化建设上来。之后,我国GDP连续多年两位数高速增长。在这种背景下,国内成品油市场从供大于求转为供不应求,我国部分地区出现汽车排长队加油、限量加油等情况。即使到1993年,我国从石油出口国变为进口国,仍未能彻底改变“油荒”局面。

  “每天都要接到大量电话和领导批条,都关乎同一内容:要油。”已退休的华北石化公司油品销售经理回忆,当时华北石化年加工能力才20万吨,供不应求使他 “得罪”了不少领导朋友。一组数字可以佐证:1988年到1998年间,我国GDP增长了4.6倍,汽车产量增长了1.5倍,带动汽柴油消费量翻了一番。

  成品油市场发展“如火如荼”之时,国务院于1998年7月做出重大决策: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两大企业重组。同时,国内成品油进一步开放,这催生了以个体户为代表的庞大社会集团如雨后春笋般在成品油市场中崛起,促成了以壳牌、埃克森、BP “三驾马车”为代表的海外集团布局中国市场。

  1998年我国油气市场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国成品油价格机制开启与全球油价同频共振时代。在此基础上,成品油价格机制之后又经历了5轮调整。到2008年我国终于实现成品油价格调整常态化、价格制定从政府完全定价向主导定价的过渡。“如今我国政策导向、成品油供需形势、主体多元化等方面都具备了完全市场化定价条件。”在中国石油规划总院市场营销研究所副所长丁少恒看来,下一步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完全市场化只是时间问题,届时石油企业和政府角色作用将会再次发生巨大改变。

  成品油价格市场化只是能源市场化变迁的一个缩影。20年间,我国加快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步伐,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也逐渐从基础性转为决定性。在此背景下,我国能源市场财政、税收、外贸等方面配套改革相继取得重大突破,现代产权制度逐渐建立。

  尤其是近几年,原油进口和使用权向民营炼厂放开、成品油终端市场全面向外资放开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出台,加速了我国能源市场化转型进程。“从全球范围来看,我国属于油气产业链条开放程度较高的国家。从油气产业链条来说,成品油市场又是市场化程度、开放程度最高的环节。”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戴家权说。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20年我国炼油加工能力快速提升,成品油加工能力反超消费能力。“目前我国炼油行业产能过剩率大约在13%到18%。”据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白颐统计,2017年我国现有炼油能力7.48亿吨/年,按照全球炼油企业平均开工率83%计算,我国炼油产能过剩约1亿吨。尽管如此,随着国家宏观调控和市场调节双重作用的发挥,我国成品油市场仍顺利实现从相对紧缺到充分平衡的过渡。

  “92号汽油3.9元/升!”在地炼最为密集的山东滨州、淄博等地,2017年初部分加油站纷纷挂出“直降”“钜惠”招牌。之后,这股降价潮迅速蔓延全国,波及范围之广、价格降幅之大、竞争主体之多、持续时间之长都十分“罕见”,国内成品油终端市场掀起了一场大调整、大博弈。

  这轮成品油价格之争反映出来的是加油站销售规模与市场需求之间的矛盾。过去40年,随着成品油商品属性的回归、市场化步伐加快、成品油高利润等因素驱动,我国加油站行业经历了快速扩张期,加油站数量从4000余座飙升至超过10万座。加油站经营模式由单一经济成分向多种经济成分、单品种经营向多种经济经营转变。目前我国加油站市场国营加油站占一半,另外一半来自外资加油站、民营加油站等。

  与此同时,加油站体制机制和运营形式也发生了深刻变革,从单纯油品销售到拓展非油业务,从线下发展到线上“可以预见的未来,成品油终端市场之役或将愈演愈烈。” 戴家权认为,随着成品油定价机制完全市场化、大数据、互联网等多重叠加时代的到来,加油站将进入到优胜劣汰期,这将倒逼销售企业从油品提供商向综合服务商转型,统筹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

  市场的硝烟仍在继续。不可否认的是,过去40年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我国成品油消费增加超过10倍,我国加油站数量增长了24倍。从当年的“要油”到如今的加油,从以前的有油不愁卖到现在的油品质量和综合服务双升级,成品油的商品属性逐渐回归,但其助力国家经济发展、为百姓美好生活加油的使命始终未变。(记者 魏枫 王振江)

  上世纪60年代,我父亲从朝鲜战场上回来,落脚到陕西富县,我在这出生,因此得名李富产。16岁时,我人生第一份工作是富县油库出纳,到如今片区经理,也算是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变迁。

  1998年集团公司重组时,我已经是富县石油公司经理了,当时是我带着108名员工和年销量300吨的4座加油站迈入中国石油的大门。没想到,初期就经历了两件棘手的事。一是市场整顿,扫除当地一些掺杂使假、以次充好的不法商贩,奠定市场规范发展基础。第二件事,我现在回忆起来都痛心,就是减员增效。当时上级公司只给富县片区25个定员,曾经并肩作战的几十号人都得离开,我背地里没少抹泪,但为了企业长远发展,我还是坚决执行了公司政策。

  到2002年,成品油市场硝烟之战拉开帷幕。那会儿集团公司要求大力扩建网点,我抓住时机改扩建了4座加油站,新建了3座加油站,每一个网点,从勘察到施工,每一个环节、每一道手续,我都亲力亲为。时间证明,当时的决策和布局还是很正确的,成为富县片区日后多年保持70%以上市场占有率的关键所在。

  当时有人问我:“你这么卖命,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个站点?”我想法很简单,我是片区的法人和负责人,守住阵地,保住市场份额,企业就可以长远发展,我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2008年加油站里开起了便利店,每名员工肩上都担起了非油指标。初期看着员工们下了班,还要去推销“非油”。我是真心疼他们,就劝他们通过亲戚朋友收集信息,将非油触角延伸到各个乡镇。没想到慢慢做下来,今年富县片区非油销售额竟超过500万元!

  有时我也特别感叹,我这20年见证了富县片区年销量从300吨增长到了去年的2万吨,增长了60多倍,还见证了周围居民生活水平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亲历了伟大时代下的伟大变革。(刘燕)

  我叫杨娅妮,是西藏销售非油品分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算起来,我已经在西藏生活、工作30多年了,我有着双重身份:“藏二代”和“油二代”。

  我的童年是在西藏那曲申扎县度过的,那里平均海拔4700米,每年八级以上大风超过100天,我对那里的印象就是空气稀薄,又干又冷。30多年前,我们县没有一条公路、没有一条街道,却有了一座加油站,我的父亲在那里工作,我的家也安在了那里。

  当时燃料只有牛粪,为了节约全站只生一个火炉,加油站员工、加油的客户都挤在我家,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加到油是多么的高兴,将来县城的发展如何,加了油的还要询问下一车油什么时候到而我则每天带很多只小狗在掉了底或破损的油桶里钻来钻去,听大人们谈工作,谈石油,谈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那会儿运输油品没有车队,也没有管道,就靠一辆解放车到甘肃省柳园镇运油。父亲或加油站其他员工每次出去拉油,县上的人和家人就一直盼着、等着。不管拉油的车什么时候回来,即使是半夜,全站员工都要起来一起卸油。那时候听到他们经常喊的口号是“把损耗率降到最低水平、把油的利用率提高到最高水平”。当时理解不了什么意思,工作后才明白。

  记得当时父亲和他的同事们每天加油时都要嘴对着管子从油桶里往外吸油,一不注意就会喝一口,有的叔叔在吸油时不慎将油吸入气管,就会出现身体不适,恶心、呕吐的情况。当时没有其他救急药品,他们就带些葡萄糖注射液喝下去。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加油站没有一个人放弃,没有一个人逃离,他们常说承担申扎县的油料供应是他们神圣的责任。那时的申扎县只有不到10辆车,油品不对外销售,只能维持本县的基本需求。谁也不会料到40年后,我们申扎县汽车保有量近2万辆,申扎县加油站年销量近5000吨,整个西藏油品销售甚至突破了百万吨大关。

  转眼30多年过去了,我的家从那曲申扎县搬到了拉萨市。加油站样貌变了,加油员服装统一了,管理变得规范了,但每次走进加油站,我眼前总会浮现当年父亲用嘴吸油时的样子。时代变了,这些员工保障用油、服务当地居民的使命却始终没变。 (杨娅妮)

  确立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变化相适应,在政府调控下以市场形成为主的价格形成机制

  国内成品油价格开始进入与国际成品油市场“挂钩联动”,当时参考的是新加坡市场价格

  “挂钩联动”改为参照新加坡、鹿特丹、纽约三地市场价格来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

  国内成品油价格实行与国际市场原油价格间接接轨的机制,以布伦特、迪拜和米纳斯三地原油价格为基准

  国际市场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变化超过4%就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并向社会发布相关价格信息

  完善成品油价格机制,设置调控上下限。调控上限为每桶130美元,下限为每桶40美元

本文由计算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终端市场开放:从紧缺单一到丰富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