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第119届美国公开赛开战之前让我们聊聊高尔夫为

- 编辑:mg4355线路检测 -

第119届美国公开赛开战之前让我们聊聊高尔夫为

  原标题:第119届美国公开赛开战之前,让我们聊聊高尔夫为何能在美国大行其道

  6月10日至16日,第119届美国公开赛将在圆石滩(Pebble Beach)球场开战。美国公开赛不仅是高尔夫四大满贯赛事中难度最高的一场比赛,同时,它还是高尔夫运动在美国兴盛的直接诱因。

  苏格兰人在15世纪发明的高尔夫运动,在19世纪传到美国。但是,这项运动在最初的年代里,并不受美国民众喜爱——自1895年美国公开赛创立以来,苏格兰人、英格兰人和泽西人包揽了前16届比赛的冠军。

  1911年和1912年,约翰·麦克德莫特(John McDermott)史无前例地连续两届为美国人赢得了美国公开赛的胜利,但他职业球员的身份,并不能激发更多美国普通民众对高尔夫运动的喜爱,直到1913年,一位名叫弗朗西斯·奥密特(Francis Ouimet)的年轻人横空出世。

  如今,职业高尔夫球手动辄百万美元的比赛奖金收入,使高尔夫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运动项目之一,职业高尔夫球手,也成为受人尊敬的一项职业。但是,在这项运动的早期,职业高尔夫球手非但没有丰厚的收入,其社会地位也相对低下,受到业余球手的排斥。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还要从高尔夫运动本身的历史说起。

  高尔夫虽然是苏格兰牧羊人发明的一项运动,但到了15世纪晚期,这项运动因为受到苏格兰王室和贵族的喜爱,高尔夫逐渐向贵族化过渡,但是在那个时候,以赢取奖金为目的高尔夫比赛并没有出现。

  1860年,艾灵顿伯爵和他的朋友费尔利上校在普雷斯特维克(Prestwick)高尔夫俱乐部召集了第一届英国公开赛,他们发动俱乐部会员捐赠了一条镶有银扣的红腰带作为这次比赛胜利者的奖品,但对于前来参赛的8名球员,并没有提供奖金奖励。

  直到1864年,英国公开赛才首次设立了总奖金为15英镑(价值相当于今天的1000美元)的赛事奖金池,其中,冠军独得6英镑。

  英国公开赛奖金榜的设立,让许多当时从事球童、园艺工作的普通劳动者,看到了获得财富的机会,他们为了争夺赛事奖金,逐渐从原来的工作中脱离出来,专心致志练习高尔夫,以便在比赛中取得好名次,拿到奖金,这些人,成为了第一代职业高尔夫球手——他们参加比赛的目的非常纯粹,就是为了获取赛事奖金。

  职业球手的诞生,在当时引来了贵族阶层的不满,他们认为,高尔夫赛事的目的,是在挑战自我的运动极限,而非为了争夺比赛奖金,因此,在英国公开赛后来举办的岁月中,贵族们虽然也参与比赛,但他们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与职业高尔夫球手不同,即使获得了好的名次,也不会从赛事组委会那里领取比赛奖金,发展到后来,这逐渐演变为一项高尔夫规则,即只有身为职业球手的高尔夫球员,才能在赢得比赛名次的同时,获得对应的奖金分配,而以业余身份出战比赛的球员,他们只获得荣誉,不参与比赛奖金的分配。

  19世纪末,高尔夫运动被英国人带到美国,1894年,为了举办一项全国性的业余高尔夫球锦标赛,5家美国高尔夫俱乐部联合成立了“美国业余高尔夫球协会”(the Amateur Golf Association),很快,他们决定将组织的名称更改为“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nited States Golf Association,简称USGA),1895年,USGA举办了第一届美国公开赛,他们为赛事提供了335美元的总奖金,其中,冠军独得150美元。

  高额的奖金激励,迅速吸引了欧洲球手对美国公开赛的兴趣,大批苏格兰、英格兰籍的顶尖职业高尔夫球手纷纷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参加比赛,这导致了这项赛事在举办的前16届中,没有一次是美国球手捧杯的尴尬局面。

  作为一项以国家名义命名的赛事,美国本土球手连续16届无法在美国公开赛上夺冠,使高尔夫在美国的发展严重受阻,这种情况,直到1911年约翰·麦克德莫特首次以美国球手的身份夺得美国公开赛的冠军才稍稍缓解,但是,麦克德莫特是一名职业高尔夫球员,他的夺冠虽然刺激了高尔夫球场在美国的修建,但并未唤醒普通民众对高尔夫运动的热爱——在当时,成为一名职业高尔夫球手,并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它常常暗示了这位球员之前的身份,极有可能只是一名球童。事实上,麦克德莫特在成为一名职业高尔夫球员之前,他的确是一名球童。

  1913年,在第19届美国公开赛举办前夕,时任USGA的主席罗伯特·沃森(Robert Watson)找到了一位年仅20岁的美国业余高尔夫球手,问他是否敢和职业球手同台竞技,参加第19届美国公开赛,后者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沃森找的这位年轻人,正是弗朗西斯·奥密特。

  奥密特之所以能引起沃森的兴趣,是因为到了1913年,奥密特已经5次赢得了“马萨诸塞州业余锦标赛”的冠军,在沃森看来,奥密特的球技,足以和当时最棒的两位英国球手,哈里·瓦登(Harry Vardon)和泰德·雷(Ted Ray)抗衡。而事实证明,沃森的确没有看错奥密特,在1913年的美国公开赛上,奥密特以一人之力力敌两位当时最优秀的英国球手,经过一场18洞的加洞赛赢下了这场堪称史诗级的比赛。

  弗朗西斯·奥密特在第19届美国公开赛上以业余球手身份夺冠的消息,迅速席卷全美,美国民众被奥密特的胜利鼓舞,纷纷涌入高尔夫球场。1913年,美国只有35万高尔夫球迷,且大部分来自精英阶层;而奥密特夺冠10年后,美国的高尔夫人口激增至200万,并涌现出无数来自平民阶层的天才球员,美国自此一举走上了世界第一高尔夫大国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弗朗西斯·奥密特终其一生都保持着业余球员的身份,他因此也被称为“美国业余高尔夫球手之父”。

  作为全球高尔夫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美国公开赛的独到之处,在于其比赛难度,位列四大满贯赛事之首。USGA自举办赛事之初,就秉持着“向标准杆致敬”的态度,将比赛场地的挑战难度发挥到极致。

  和其他赛事最终夺冠成绩往往低于标准杆10多杆甚至更多相比,美国公开赛的冠军成绩,普遍在低于标准杆4杆到高于标准杆4杆之间,而1974年在翼角高尔夫球场(Winged Foot Golf Club)的美国公开赛,最终的夺冠成绩高达超过标准杆7杆,那一年的美国公开赛,也因此被称为“翼角大屠杀”。

  事实上,2013年和2015年的两场美国公开赛所选择的举办场地,同样给前来参赛的球手制造了极大困难。2013年的美浓东场(Merion Golf Club ,East Course),2015年的钱伯斯湾(Chambers Bay),赛后都被球员指责球道刁钻古怪,果岭凶险四伏,尤其是2015年的钱伯斯湾,更是被炮轰为“只有跛脚的人才能站稳的球场”。

  但即使如此,USGA在选择美国公开赛的比赛场地时,依然秉持着将比赛场地的难度能设计多难就设计多难的态度。在USGA看来,高尔夫运动的本质,就是为了挑战自我,挑战极限,所谓高额的比赛奖金,不过是对自我挑战成功者的附赠而已。更何况,美国公开赛,是高尔夫在美国得以盛行的直接推动者,USGA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有哪位球手只凭借运气就在这项赛事上夺冠——在USGA的眼中,美国公开赛,代表了美国最高的高尔夫运动水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心理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119届美国公开赛开战之前让我们聊聊高尔夫为